野象谷惊魂记:徒步与独象狭路相逢 驾车又遇群象围着车窗咆哮 ……

2019/3/9 1:02:51
  • 年华已阑珊

    文图/勒克儿

    西双版纳,一直以风情万种的热带植物,热情似火的阳光,吸引着国人。我这个从日照最少的亚热带湿润季风区来的成都人,忽然闯入这属于热带雨林气候,日照充足的地方,无论从感知还是视野,仿佛进入万花筒,十分美妙。而这美妙最神奇的是,如果你运气足够好,可以亲眼看到热带雨林植物中出没的野象!这个地方,就是令世人向往的野象谷。

    这里距观象台1800米,我们和电视台的一起从此间进入野象谷。

    野象谷,位于西双版纳的门户,距景洪市仅十几公里。从思小高速进入西双版纳州州府景洪,必须经过野象谷。

    怀揣一种敬畏,我们一行从成都方向过来到野象谷后,仅路边稍作停留作观望状后,便鱼贯而入景洪市,先住下,然后激动等待从成都出发前就约好的当地朋友——春城晚报驻版纳的戴记者安排。我们茶泡好刚抽了一支纸烟,电话响起:戴同学叫我们马上前往野象谷!因为他正好要陪昆明电视台进野象谷拍片子……

    对于大象,我们的感知都是动物园和影视剧里非常温顺的象。在我心中,它就是个体积巨大的呆萌宠物。于是,我穿着背心和拖鞋就出门了。

    进入野象谷前,昆明电视台记者出镜拍摄素材。

    接上戴同学开车前往野象谷,沿途 “有野象出没,请勿鸣笛!”这类指示牌不断闯入眼帘。理论上,这里的野象应该与可可西里一样,野生动物可以自由随处穿行的,毕竟,这里是中国惟一能看到野象的“公园”。

    在车上,戴同学的警告,使野象的形象在我们一行人心中变得恐怖起来:“进入野象谷千万要听招呼,注意安全,因为野象踩死游人的事件已经发生了20几起,我亲临现场采访过的就有17起……”

    带着既激动期待又有着些惶恐不安的心情,我们抵达了野象谷。

    跟着野象谷工作人员,沿着一条小路,我们一行人像怀揣一个小兔子一样,走进原始森林。虽然四周各种树木不曾见过,但不敢驻足,因为小路两边野象出没的痕迹,脚印、粪便类乃至被野象折断的树枝,已经非常恐怖抢眼……

    一路上,闻听工作人员不断向我们叮嘱:“大家挨紧走,现在随时都会有野象出现……”我越过众人赶跑几步,紧跟在工作人员后面。

    “有些野象,会藏在路转弯的地方,你看不见,待你一出现,它马上向你扑来……”听到工作人员这话,我心一紧,又赶紧停下,等众人先上……

    “也有些野象,看见游客就会一直悄悄跟在背后……”这话又让我的背脊开始发凉,我又赶紧跑几步,不敢走在最后……

    我环视一下大家,神情都那么慌张,就连工作人员也不例外。我倏忽感觉太恐怖了,我跟同行人说,我不想进去了,伙伴们安慰道:“怕啥,跟着走就是……”

    发现自己骑虎难下已经为时已晚,就这样,开始了这次“被探险之旅”。

    徒步进入野象谷途中……

    野象在步道路边屙的耙耙……

    野象在步道旁留下的痕迹………

    野象谷原始森林就是酱紫的。

    野象谷原始森林一瞥。

    到了一个岔路,我们停了下来。工作人员说,前面的观察员发来信息,有一批野象正朝我们这个方向走来,估计有四到六只。

    等待的时候,我问工作人员,如果野象攻击我们,你们有没有什么防范措施,例如麻醉枪之类的?他说没有,我说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怎么办,他的回答只有一个字:“跑!”话毕,他看了一眼我的鞋:“你怎么穿拖鞋进来,这怎么跑得快啊!”

    “那野象跑得快不?”我紧张地问。

    “快的不是一般,野象在山路上跑,就像我们开车跑高速一样!这样,如果遇到情况,你把鞋甩了就跑哈,啥都不要管了!”

    看工作人员表情和语气不是在开玩笑,我的腿开始有点发软:“那你们肯定不害怕野象,野象也肯定不伤害你们嘛?”

    “我们怎么不害怕野象?这些野象又认不到我们,我们见过这么多野象伤害人的事情,心里比你们还害怕……”

    噢!卖噶得,我还寄希望他们保护……无可奈何,潜意识地屏住呼吸,紧张,刺激,兴奋,恐惧一起袭来……

    就这样,我们在幽静的森林里,眼睛紧盯前方,耳朵聆听四周,大气都不敢喘,如潜伏一般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后,突然,对面山坡上有了动静:地上的树叶发出摩擦的声音!大家警惕地往上看,野象终于出现了!因为声音与我们潜伏的距离估计20米左右,不能完整看到大象,但是已经依稀可见野象的头和标志性的巨鼻!由于紧张,已经忘了拿相机捕捉,同伴提醒后,这才赶紧拿起相机一阵狂按快门,管不了照片是否清晰,边拍边往后撤退,就像影视剧有些打仗场景,一边拿枪往对面放子弹,一边撤退逃跑一样!

    我们与野象虽然隔着原始森林的一些树木和藤蔓,但距离也就这么一丢丢!

    野象一个健步就可能抵着我们的鼻子——我们慌不择路逃跑,必须的必!

    “一只,两只,呀,一共四只!”同伴小声但很兴奋的话语把我从慌乱中牵引出来,我急忙停下定睛一看:一头不是很巨大的野象,从山坡上下来站在距离我们10米的步道上,虎视眈眈地警告着我们!观察员见状,急忙接连做手势让我们赶紧往后撤!

    书上说,西双版纳的亚洲野生象,一群不是最恐怖,最恐怖的是独自一个!独象最具攻击性!

    退了一段距离后,观察员说,“那是一头公象,是这群象的 ‘守卫象’,相当于侦察兵和先头部队,千万不要惹它,它太具有攻击性了……”

    这头独野象就在距我们10几米的地方,中间没有任何隔离物和障碍,我们是又胆战心惊又想近距离接触,它前进几步,大家就退几步,我呢,生怕象野性发作突然扑来,于是,躲在最远处,一阵乱拍。好在有老天相助,这群野象没有朝我们退却的方向继续前进,而是去了它们平时玩耍的地方,不久这头独象也尾随它的部队而去……

    这头独象与我们之间的距离就这样。它站着不动盯着我们,我们也与它对峙着……

    过了几分钟,四五只野象突然出现在我们视野,我们这群人立马像炸锅一样惊恐抱头鼠窜!

    逃跑过程中回头慌乱拍一张就又开跑!

    大家躲在了相对安全的地方,见这群野象穿过丛林去它们平时玩耍的地方了……

    它们的样子此时是如此生动可爱:两只小象紧随母象左右玩耍,母象则警惕地不断环顾四周……

    担任“警卫”的那头野象正追赶它的“部队”……

    野象已经看到了,大家准备撤退。突然,观察员接到一个电话后表情很凝重地和工作人员嘀咕起什么来。

    “又怎么了?”我满腹狐疑。

    “又有一批野象朝我们来的方向过来了,这次出没的一共有28头野象, 分两个群体,其中一批可能要到它们平时打堆玩耍的地方,就是与目前我们看到的这一批野象会合……”工作人员焦灼地说。

    “这意味着,我们被野象包围了!”闻听此言我心里想的只有一句话:“不幸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大家神情刹那间凝固,我们的处境从轻松愉悦一下跌进了险象环生——

    往前?越进去越危险,有可能被这几群野象堵在莽莽原始森林,天黑后怎么办?

    后退?趁野象暂时还未把退路堵死,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奔跑出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大家仍然不敢这样去冒险,万一狭路相逢,我们这群人,绝对有死伤!

    当时的那份紧张,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脑海里,不断翻滚着戴记者采访被野象踩死或者鼻子卷起游人甩向远方的惨景……

    我们见着的野象群一共有6只,其中有两只个头小的,估计是一大家子。

    我们这群人个个呆若木鸡,只有以不变应万变的精神听天由命,当然,心中还是有一点期望:工作人员一定有办法的,等他们的通知吧……

    过了煎熬的5分钟,观察员收到前方通知:野象还在过来的路上,但是到我们这里还需要一二十分钟时间……

    工作人员接到通知后,略加思索后果断下令:“全部跟在我后头,一个接一个,撤!”

    于是,我们这群人,极像电影里面鬼子进村一样,东瞄瞄西望望,屏着呼吸,小心翼翼,忐忑不安,摸索着回撤,一路上,只有大家沉重的呼吸声和“嚓嚓”的脚步声……

    终于,终于远远看到了谷口大门!

    这群人,立马像兔子一样,朝着谷口撒开脚丫狂奔而去,我脱掉拖鞋,光着脚丫,一阵“啪嗒啪嗒”的脚丫声音,在空谷中有节奏地顽固回荡……

    到了谷口的瞬间,大家都在大口大口地喘气并贪婪地呼吸着空气。这刺激,恐怕是这辈子最深刻的恐怖记忆。

    此时,已经下午6点。戴记者陪着电视台俩女孩去周边拍摄环境和空镜头,我们则上车等他们。过了大约一小时,接到戴记者电话:“我们这里看到野象正在过公路!赶快赶快开车过来看!”

    这是一条盘山公路,也是到野象谷必经之地,我们再次又兴奋又忐忑地开车前往,此时天已渐黑,车灯扇环之外,基本上看不清。我努力地看着前方,突然,在汽车均匀的发动机声音中窜出两声嚎叫!这嚎叫,震彻山谷,寻声猛地回头一看,四五只巨大无比的野象腿,仿佛就立在车窗边——它们站在公路边的坎上,离车窗只有几步远,巨大的鼻子甩向天空,引颈朝着我们咆哮!看那鼻子甩动的力道,我想,其实全车人都在想:万一这几个像挖掘机一样的鼻子同时砸向我们的车顶,即使我们是凯迪拉克越野车,估计秒崩溃!说时迟,那时快,全车人几乎同时失声变调地惊呼:“快加速,快加速!跑啊,跑啊!”其实,伴着这些尖叫声,同伴早已急遽提速,瞬间轰响的油门声后,野象惊雷闪电般的咆哮,渐行渐远……

    野象谷近距离见着一群野象,简直不虚此行。

    “当时瞬间速度起码170码!”开车的伙伴说:“因为紧张,油门一脚踩到底了……”我们高速狂奔数里后,虽然估计险情解除了,但仍不敢停车。合着汽车的均匀呼吸,一车人激动地叽叽喳喳——

    “太刺激了!如果我们速度稍微慢点,可能车子就会被野象毫不留情地用鼻子打来趴下……”

    “真的就像平日在电视里看到的‘探索与发现’频道的那种经历和感受一样,不,比那个还刺激……”

    “额滴神啊,这次看野象,不仅面对面,而且伴随着明显敌意的咆哮哦!”

    “大象鼻子把车打来趴下后,它们再用巨脚把车踩扁……”

    “那我们简直就像蚂蚁一样,被大象踩进柏油路里面变成相片……”

    ……

    回到会合地,见到戴记者一行,他问我们见到野象过公路没有,照相没有,我们异口同声地说:“逃命都搞不赢,哪还有时间拍照哦!”

  •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