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你对自己的亲人心寒了?

2019/3/9 0:59:57
  • 孤鹜。

    01、

    今年我44岁了。

    我的小叔比我大7岁,在我7岁上学的时候,书就已经死了。可是由于小说不学好,10岁就开始混迹于江湖,和社会上的人来往密切。

    因为年龄小心眼多,在江湖上颇有名气,14岁那年校服,在江湖上大名鼎鼎,小叔从小被我婆婆惯坏,我从来没有看见小说,做过事也没有看见他挣个钱。

    小叔这辈子被劳动教养两次做了三次最长的一次无期徒刑,后来因为在里面改造的好变成了有期徒刑。

    02、

    没进去改造的时候,她一般一两个月回来一次,回来就是换衣服,他的衣服很脏,出门的时候穿的什么衣服?回来还穿什么衣服?也没有人给他洗,打在我身上,两块钱我帮他洗一次,他来洗衣服。

    那时家里穷两块钱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看在钱的份上我还是端起了他的脏衣服,在寒冷的冬天,池塘边的风刮过来吹得耳朵生疼,冷得让人打哆嗦,把手伸进去摸一会儿,就冰冷得刺骨。

    小叔的衣服很脏,散发出一种恶臭的气味,让人忍不住想吐一灵衣小钱,一件后背,每一个地方都要用刷子刷,有的地方还要用刷子刷三次才能洗干净。

    洗了之后流出来的水是黏糊糊的,再加上恶臭的味道,几次我都忍不住在池塘边干呕起来。

    每次洗完他的衣服,整个手冻的通红通红,半天都没有知觉,心里觉得很委屈又下定决心,以后长大了一定要挣钱,别像现在这样仰慕着别人,靠着别人的施舍过日子。

    03、

    婆婆的恋爱,爷爷的纵容,小叔一直在外面,在外面做什么,小时候的我们大人是不会说的。

    改革的号角才刚刚吹响,很多人还面朝黄土背朝天,庄稼地要生活,不知道出门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小叔因为脑子灵光眼界宽,反而比村里的人过得要好。

    有一次从外面回来还专门带回来一个粉红色的多功能文具盒,那时我上小学五年级,我另一个叔叔的儿子上小学一年级。

    我整个人像被钉住了似的,怎么也挪不开脚步,看着那个粉红色的文具盒,有专门擦铅笔的,擦钢笔的,还有放橡皮的,足足两层,这在我们农村,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见。

    小叔当着我的面把那个粉红色的文具盒给了我叔叔的儿子,我的弟弟。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下一次给我也买一个回来,这次钱不够,就只买了一个之类的。到现在为止也从未给我买过一件礼物,更没给我买过新衣服新鞋子。

    04、

    后来小叔坐牢,被判无期徒刑,从监狱里刑满释放出来,小输四处打电话,让大家去祝贺他,祝贺他从监狱里面出来重新做人。

    爸爸也兴高采烈的给我打电话,让我抽空回去看小说,我心里暗暗腹诽,以前你有钱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想到我是你的子女,现在你回来啥都没有,你想起来你有一个侄女,还让我来看你,谁给你的脸。

    想归想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去看了他,只是买了一点礼物,也没有给他钱,小叔用那种我很不懂事的眼光看着我,才回来怎么我也得给他递点钱过去,不然他怎么过日子,而且在我们兄弟姐妹当中我算是过的最好的,也就是于情于理的事,我嘴角牵起一抹笑,饭都没吃,转身走了。

    后来听我姑姑说,小叔回来以后想方设法从亲戚朋友那里拿钱,拿钱之后就拿钱了,再也没有后来。

    看着小叔这样,还是一直都秉着哪来的想法,我更担了心,从那以后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和他见面,也从不去他那里。

    即使逢年过节,我是能够不见就不见,能避开就尽量避开。

    有人说我心狠,就自己的轻小说,还能做到这么狠心,也真的是少见,我笑了笑,路是自己走的,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要怎么说就让别人说去吧。

    人生就是如此,你对我好我必将铭记于心,以后有机会加倍还你,那时的你对我无情无义,现在的我对你又何必有情有义。

    解不开的矛盾,说不完的仇,还是相忘于江湖吧。

  •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