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我怀孕给了你们耍赖的底气,那我宁肯不嫁!

2019/3/9 1:00:50
  • り、 猜不透

    这个故事中的男主人公是我的小学同学,老家是一个村的,事情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个事在当时不仅是我们村,就连邻村都传的人尽皆知。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写出来,是因为男主的妈妈是一个非常难缠的人,是那种动辄就可以跑到你家门口叉着腰骂街的主,说实话,我怕给自己和家人惹麻烦。

    但是巧的是,时隔多年,我回老家看望亲戚的时候,碰到了故事里那个女孩的妈妈,听她说起她女儿的现状,又看一看我那男同学的现状,真是让人感慨万千。觉得他们的故事非常有代表性,于是,征得了女孩妈妈的同意,决定把他们的故事写出来,当然,文中均已隐去了真名。

    男孩的名字我们就暂且叫他大刘吧,女孩就叫小蕾。

    大刘是一个表面木讷的人(他本比我大几岁,小学不停的留级,后面就跟我一个班了,再后面我小学毕业,他还在上四年级,智商也可见一斑),家庭条件一般,唯独长得还算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的。他父母就他一个儿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十几年前,那时候还二十几岁的大刘经人介绍认识的小蕾,小蕾家里姐妹两个,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两人处了大半年,感觉还可以,双方家里就张罗着订了婚,商定彩礼给8888(这在当时也算是很少了),送红的时候拿给女方(送红:当地风俗,确定了结婚日子的当月,男方将结婚日子写在大红喜纸上送到女方家里,一般彩礼也在此时奉上,自此,女方开始准备嫁妆及各项嫁女事宜)。

    也就是在这时候,小蕾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告诉了大刘,大刘就告诉了他妈妈,本想着是一桩好事,赶快把婚期一定,婚事一办,不但得了个媳妇,连孩子都有了。

    可是,大刘妈妈却动起了歪心思。她觉得既然姑娘怀了孕,那女方家里肯定会着急的,一着急就会来求着他们赶快办婚事了,等女方来求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可以故意摆摆谱,端端架子,然后再提出免掉彩礼,女方迫于无奈一定会同意的。

    于是,本来订婚时商定好的一个月内确定结婚日期,送红送彩礼,结果,快两个月了大刘家硬是按兵不动。小蕾妈妈确实急了,不知道大刘家到底怎么回事,就约大刘妈妈见面聊聊,问问什么情况。结果大刘妈妈一见面就阴阳怪气:“哎呀,亲家啊,我们现在手头紧,拿不出这彩礼钱呀,你要是着急的话,要不我们让孩子们先把婚结了,彩礼以后再说?”

    傻子也听出了这话中意思,小蕾妈妈当时就不高兴了:“哎,这样说就不对了,彩礼是一早就说好了的,况且我们也要的不多,就是个意思,我给孩子的嫁妆也远不止这个数。你现在说没钱是什么意思?”

    谁知大刘妈妈更拽:“我说小蕾妈,你要搞搞清楚啊,你闺女已经怀孕了哎,还要什么彩礼哦,赶快把婚事办一下算了,要不肚子越来越大,别人笑话的可是你家!”

    小蕾妈看着她那一副铁了心耍赖的嘴脸,也没好气的说:“叫你儿子出来跟我说话,我要亲自问问他的意思”。

    没想到大刘妈更横了:“我的意思就是我儿子的意思,我们家我做主。”

    小蕾妈气的直哆嗦:“那既然这样,就退婚吧!”

    大刘妈一听要退婚,一蹦三尺高,直接开骂:“你女儿都大了肚子了,你还退婚,退了婚看谁还要她这个破鞋!”

    一时间把左邻右舍的人都吸引来了看热闹,小蕾妈感觉丢不起这个人,掉头就走了。

    回去后,小蕾妈就跟小蕾说了这个情况,小蕾也气的哭了起来。小蕾妈其实还很犹豫,女儿如今怀了孕,如果退婚,孩子势必也不能留了,那毕竟是一条生命,她还在幻想,如果大刘家里过来道个歉,好好说说,也许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可是事实证明他还是太低估这家人了,小蕾妈回去的第二天开始,大刘妈就每天到她家门口叫骂,说什么“闺女肚子都大了却不跟他儿子了”,“这姑娘就是一破鞋,看谁还会来穿”等等,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一连几天。她说,她就是要让小蕾的丑事人尽皆知,让她嫁不出去,这样她就只能跟她儿子了。

    如此一来,彻底打破了小蕾妈仅存的那点幻想,她征询女儿的意见:“闺女,这样的家庭你还敢嫁吗?”

    小蕾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就是给我加倍的彩礼我也不嫁了!”

    于是小蕾妈果断的带着小蕾去做掉了孩子,并把订婚时男方买给女方的一套衣服的几百块钱退给了他们,强行退了婚。

    一看人家动了真格,大刘妈立马消停了,过了几天又腆着脸带了几十个鸡蛋上门说要给孩子补补身子,结果,小蕾妈门都没让她进。这段姻缘也就在闹剧中落下了帷幕

    此事尽管闹得沸沸扬扬,然而女孩终归是不愁嫁的,一年后,小蕾就嫁给了邻村的一个小伙子。由于前面闹得很难看,小蕾妈也觉得不好意思再要彩礼,觉得只要孩子过得好就行了,但是,男方还是按照风俗给了1万块钱的彩礼,一应礼数一样也没少。如今,小蕾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一男一女,家庭和睦,可谓风雨之后见彩虹了。

    而我这个同学大刘,因为当年的事闹得太大,影响也太恶劣,妈妈蛮横不讲理名声在外,自己又嘴笨木讷,惟他妈妈命是从,就连对象都没人愿意给他介绍了。至今四十岁了仍然单身,他妈妈急的要死,逢谁都央告让人家给他儿子价绍对象,但是没一人敢应,听说前几年,媒婆都是绕着他家走。

    其实我想说是,在婚姻面前,耍小聪明,斤斤计较都是大忌,我相信,故事中,小蕾当初就是不要彩礼,嫁入这样的家庭也是很难幸福的。婚姻幸不幸福真的不是彩礼的问题,而是人的原因,我们把感情放在首位,而适当的把那些身外之物往后放一放,也许可以让婚姻回归本真,让我们也能更多的看到幸福本来的样子。

  • 评论加载中..